伦理片2012天堂伦理片

文章故事
经典文章
人生哲理
励志文章
伤感文章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散文杂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散文诗歌
世俗评说
乱谈八卦
处事之道
影评书评
诗歌日记
现代诗歌
爱情诗歌
古词风韵
散文诗
心情日记
伤感日志
网络日志
情感日记
短篇小说
爱情小说
弹指江湖
青春校园
百味人生

想把我唱给你听

时间:2013-10-08 来源:原创 作者:草根情感 阅读:加载中..
  

  [一]
  
  想把我唱给你听。趁现在,年少如花。
  
  [二]
  
  我买了一株吊兰。摆在阳台的边缘。幻想着,它不断地生长,生长,枝叶垂落,风起的时候就在你家阳台外面飘啊飘。
  
  然后你就会想起我。
  
  想起吊兰的主人。
  
  你会不会想起我呢?比如在某个特定的时刻。或者在你寂寞的时候。你会想起我们是怎样认识的么?
  
  以前,我脆生生地喊你学长。我们并不熟。你是我好友的好友。我们碰的面不多,说的话更少,但我不知道为什么,偏生就喜欢你了。
  
  或者叫暗恋。
  
  电视剧的台词说,都老大不小的人了,还学人家玩什么暗恋。可我就是控制不了啊。我胆怯啊。我觉得我都快把自己活活地给憋死了。但还是无法对你勇敢地表白。
  
  周学长啊,我喜欢你呢。
  
  那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了。我暗恋你两年。你换过两个女朋友,还遇到过三五暧昧的对象。这些我都知道。
  
  我没有办法不打听有关你的消息。
  
  细央说,你最近升官了,做了公司的部门经理,春风得意,挥斥方遒。你住在美景苑。是城里最繁华路段的富贵小区。光租金一个月也要四千。四千块钱对我来讲不是一笔小数目,占据了我月收入的五分之三。
  
  但是。我还是毅然决然地在美景苑租了一个单位。
  
  就在你家楼上。
  
  我觉得我可以少买一点化妆品,当作回归自然;少吃几顿昂贵的饭菜,当作减肥塑身;我可以不戴首饰扮朴素清纯;总之我可以从全方位多角度地省钱,来担负这令人忧伤的租金。我就是想要住在离你很近的地方。尤其是,在你的空窗时期。
  
  细央说,如果我早一点醒悟,有所行动的话,何至于等到现在。她觉得我都已经沉寂两年了,现在突然开窍,好像有点发神经。我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可以在心里安安静静地储藏着你,不去摘不去碰,你没有衰减没有淡退,就那么时时刻刻存在着,像一盏橘黄的灯。而突然的某天我就像注射了兴奋剂,大包小包地奔进电梯。
  
  十九楼——
  
  房间空旷而通透。宽敞的阳台,可以看见清晨八点的太阳。你的蓝条纹衬衫在楼下飘飘荡荡,它们是不是像小说里描写的那样,带着一股雕牌洗衣粉的素淡清香?
  
  我想,我一定是寂寞了。我害怕了。因为有关你的历史遗留问题不解决,我大概就总会钻在牛角尖里面,没有办法看到前方的曙光。
  
  你离我那么近。我想一想都觉得欢喜。
  
  然后最终的结果到底怎么样,就尽人事,听天命了。
  
  有一天傍晚,你来了。
  
  我正在厕所里端着盆子洗衣服。吝啬的房东连洗衣机坏了也不肯换新的。我卷着袖子和裤腿,披头散发,带着满手的泡沫去开门。
  
  真是窘得连自杀的心都有了。
  
  你的表情很礼貌地从惊愕转微笑,说,细央告诉我你搬来了这里,真巧啊,我上来打个招呼,以后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找我吧。
  
  嗯。谢谢学长。
  
  我还像读书的时候那样称呼你。带着一点小女儿的青涩和娇羞。你哈哈大笑,说,你就直接喊我的名字周旗吧。
  
  好。周旗。我默念着你的名字。像含在齿间的一片云,轻轻软软,有一种不真实的触感。你确定你还记得我的名字吗?——夏锦菲。锦缎的锦,菲薄的菲。你还记得我们在校园里初次见面的情形吗?你穿着红底白条纹的衬衫,干干净净地朝我和细央走过来。你们打了招呼,细央说,这是我的好姐妹夏锦菲。我的脸就微微红了。
  
  新居入伙。细央说,最好是整个派对,邀请朋友来参加,同时亦可冠冕堂皇地让你也加入进来,多添接触的机会。
  
  是个不错的提议。
  
  你也答应了。
  
  我心花怒放,立刻就开始盘算着明天要穿什么衣服,擦蓝色还是紫色的眼影。我要亲自下厨,向你展示我精湛的厨艺。
  
  第二天,朋友们都来了。细央来了。你也来了。我红着脸给你泡茶。你的微笑好比星星月亮太阳。散场的时候细央故意为难你,说你反正就住在楼下,何妨帮着我收拾残局,打扫一下客厅什么的。我心里有点慌,想说不用了,你却很爽快地应承下来。
  
  我没有骨气再推搪了。
  
  就好像天上掉馅饼够我吃足半世,我哪里舍得拒绝。
  
  我很紧张地与你攀谈,手里的动作时而急时而缓。我们说去年此时那场地动山摇的灾难,又说今年此时的甲型流感,说这附近逐渐回温的房价,甚至说我有天在小区碰到了一只野狗。我的天,我简直羞愧死了。为什么我就不能找一些精彩华丽生动有趣的话题呢?我想你一定嫌我闷极无聊,你是不会喜欢我这么乏味的女生的。
  
  我渐渐感到颓废
  
  这时候,门铃响了。
  
  来的人居然是蒋萧。还提着一篮水果。瘦瘦白白高高地站在那里。嘿嘿地傻笑。他说,我刚才在市区碰见他们了,说是刚从你家出来。唉,你搬了新家不告诉我,开Party也不邀请我。我真是很受伤呀。
  
  伤你个头。我在心里嘀咕了这一句,你就从我背后走过来,说,都已经收拾好了,我不耽误你招呼朋友,我回去了。
  
  好。谢谢你。我偷偷看了你一眼,你的笑容,仍然像星星像月亮像太阳。坦坦荡荡。
  
  蒋萧问我,他是谁呢?
  
  我说,邻居,住在我家楼下。是细央的朋友。说完,我觉得有点心虚,大概是我没有讲出事实及事实之全部。
  
  朋友们都知道蒋萧喜欢我。当然我也知道。可我对他没有半点歹念。我的不安分都种在你的身上。蒋萧说好吧,那我们只是朋友。你遇见什么困难记得来找我,我会很高兴。我说你很高兴看我遇到困难吗?他连忙摆手解释说不是不是,我是很高兴你能想起我并信任我。
  
  是的,周旗,我有时候也在想,我喜欢你,可以不贪图所谓的等价交换,让我在你身边,成为你偶尔会想起,或是在逆境中可以求助的一个人,也挺好。那样的爱情也许很高尚,值得千古流芳。但是,转过身我又觉得,如果我能修炼达到那么崇高的境界,那我又何苦诸多借口,何必还执著你。我早堪破红尘清风两袖无欲无求了。
  
  [三]
  
  我故意将音响开得很大。穿着木拖鞋,在地板上走来走去,啪嗒啪嗒。就像是在提醒你我的存在。我站在阳台上,低头看见你露出的半片香肩——
  
  嘿。我喊你。周旗。我听音乐会不会吵到你?
  
  你突然仰着头望上来,眼神清冽得惹人春心荡漾。你说,没关系,我也喜欢蓝调。太好了。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共同语言?我赶忙接茬,要不我借给你听吧,绝版咯,市面上买不到的哦。就这样我第一次走进了你的家,全实木的家具显得稳重且典雅。大范围的整洁包含着细微的凌乱,真实而自然。还有特制的酒架,和马赛克的灯具,看了之后忍不住遐想你坐在庸懒的灯光下,端着一杯红酒,时而沉思,时而喜悦的模样。
  
  你说,改天一起吃饭吧。
  
  啊?我很没出息地站在门口,整个人都傻了。吃饭?面对面,共一碟菜,一瓶酒?眉眼交会,谈笑风生?
  
  据说有很多香艳的男女感情就是吃饭吃出来的。这算是一个暧昧的开始吗?
  
  我云里雾里了。直到那个承诺真的兑现的时候,你坐在我的对面,火锅馆嚣声震天,我如梦初醒。你是甘露之于旱苗,我受宠若惊。
  
  席间我们聊着聊着说到城里新建的公园,说那里的寺庙众多香火鼎盛,风景也不错。你说是吗,周末陪你去转转呗。
  
  啊?我又一次云里雾里了。
  
  难道是我的人品大爆发,所有的事情都来得越来越轻而易举了。你贝齿轻启我就得到与你共进晚餐的机会。你眉眼带笑就预定了我们下次要去的地方。你看似随意,却撩起我心神荡漾。我没有喝酒,但是却醉了。
  
  后来我一直在等你的周末。
  
  但是,周末来了。你没有。
  
  我看着那株颤巍巍的吊兰,想它什么时候才能到达你的阳台呢。后来我碰见你,故意问你周末是怎样度过的,你说跟朋友喝酒,喝多了,在家里蒙头大睡就是一整天。哦。你没有提那个什么公园的事情,我也没有。我想你只是随口说说,根本不放在心上。
  
  其实你就是那样的一个人。我后来才知道的。你说哪里有美味实惠的广东小吃,我们可以找机会一起去,但是没有。我说我家的洗衣机坏了得买新的,你说你认识家电商场的经理,可以陪我去走后门多弄点折扣,但是也没有。
  
  你是一个超级喜欢开空头支票的人。
  
  给我希望,又亲手浇灭。多经历几次我才习惯。
  
  细央觉得那是你的缺点。用她的家乡话说,你这个人,要不得。但我说,你是没有义务为我做任何的事的。你除了偶尔开开空头支票撩我心欢喜,基本上还是一个端正而热忱的青年。是因为我在意你,所以把你说的每句话都当圣旨,把你的一个眼神也看作希望的火种。而实际上,你说周末,但没有说具体哪个周末,也许是2046年的周末,你还不算食言;你说改天,也没有说究竟是哪一天;你说可能,也许,或者,此类的形容词,没有定板,你就只是说说,你根本就没想到我那么较真,所以,归根结底,是因为我对你的动机不纯,牵挂着每一个可能,也许,或者跟你有接触的机会,是我的思想太复杂,污浊了你的纯洁和大方。
  
  细央说,我没救了。
  
  细央还说,蒋萧好像谈恋爱了。他最近行踪诡秘,聚会屡屡缺席,就算来了也是短信电话忙不停,轻言细语地捂着嘴说话。向他逼供,他不否认,也不承认,但那甜丝丝的样子一看就是传说中的发浪。我说难怪他最近很少跟我AV视频 了。细央说这年头男人总是比女人抢手,眨眨眼就有一棵白菜被猪拱了,你出手不快不利索,最终啥也捞不到。
  
  稀星点点。华灯初上。
  
  我望着落地玻璃窗外的江面,镶着彩灯的旧渡轮庸俗但璀璨。对岸是形如悉尼歌剧院的巨型建筑,尚在修葺,朦朦胧胧乌黑一片。蒋萧以前很喜欢带我来这里,说吹着河风站在夜色里看江景,别有一番浪漫的滋味,如果还能美人在抱,那简直比铁达尼还拉风。我想他现在终于实现这个拉风的愿望了。
  
  我为什么觉得惆怅呢?大概是发现这世上最后一个肯为我停留的人都已经拥有了属于他自己的生活了吧。
  
  没有什么是理所当然的。
  
  生命中的人和时间一样,会来,会走。最可怕的是当你一成不变的时候,周遭却充满不动声色的进化,然后你幡然醒悟,才发现,你已身在荒漠,流沙戈壁,渺无人烟,到时候你转山转水转佛塔,什么刎颈至交,什么如意郎君,怕是也转不到了。
  
  惆怅的时候,我最想念的人,还是你。
  
  而你此刻想着的又是谁呢?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丰腴或者纤细?活泼还是安静?是精明干练的女强人,还是娇宠迷糊的小女人?你对爱情有怎样的期许?吃了多少苦,受过几次伤?你的日常生活都有哪些讲究和禁忌。等等等等。其实我以为我已经在暗处观察你很久,但我根本一点都不了解你。
  
  为了了解你,我更加卖力地寻觅和创造机会亲近你。我给吊兰灌了很多水,多到它们携带泥浆滴到你阳台晒着的白衬衣上。我坚持替你洗净,晾干,熨烫得平平整整。你捧着衬衣微微笑,我就仿佛看到你将它穿在身上,像一只优雅的白天鹅。
  
  我们终于还是去了那个新建的公园。公园在半山。而山顶就是接连成片的庙宇。我虔诚地跪在佛前请求获得我身边的这个男人的垂青。一颗心带着顽皮的欢喜。你问我许了什么愿望,我嘿嘿地龇牙笑,说不能讲,讲出来就不灵了。
  
  你扁了扁嘴,故做不屑。那表情实在太可爱。我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你的头,像在哄我老家的那只骄傲田园犬,乖。
  
  你望住我的眼睛,头顶飘起天使的光环。
  

  • [编辑:终点]
  • 分享到: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读后感:(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发表

伦理片2012天堂伦理片